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猛卒 愛下-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提升威望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沉默良久,窦元柱道:“私藏五千套兵甲,豆卢博获罪也是咎由自取,但豆卢家族会怎么样?明仁贤侄没有向晋王殿下提一提吗?”
独孤明仁道:“我当然向晋王殿下提及,希望不要伤亡无辜。”
“那晋王殿下怎么说?”独孤大石急问道。
独孤明仁不慌不忙道:“晋王殿下说,如果确实和豆卢家族其他人无关,他不会伤及无辜,也就是说,他暂时还没有考虑罪及满门。”
大堂上众人都低声议论,豆卢宝盛担忧地问独孤明仁道:“独孤兄,我父亲怎么办?能有挽回余地吗?”
独孤明仁又摆摆手,对众人道:“大家都听我说几句。”
大堂上安静下来,独孤明仁道:“昨晚晚上,我收到了豆卢家主写来的信,他给我解释了原委,那批兵甲并非豆卢家族购置,他们也没有购置五千套兵甲的财力,那实际上是卫唐会这些年陆陆续续购置,然后存放在豆卢家的庄园内。
他错就错在,不该听信长子的一面之词,答应出借仓库,希望我能替他向晋王殿下解释,我今天也特地给晋王殿下说明了这件事。”
“然后呢?”窦元柱急问道。
“然后就需要调查,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把豆卢家族抛弃,我们最好一起能向晋王殿下求情,至少要保住豆卢家主的性命。”
一直沉默的达奚宽道:“明仁,你来牵头吧!我们一起恳请晋王殿下高抬贵手,饶豆卢家主一命!”
旁边独孤大石的脸顿时黑了,这个达奚宽一直没有说话,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致命一剑,竟然要明仁来牵头,到底谁才是独孤氏家主?谁才是关陇世家领袖?
独孤大石心中异常恼火,他又不好明说,只得反对道:“豆卢博又不是三岁孩童,难道他不知道藏匿五千套兵甲的后果?现在谁家还敢在家里藏匿那么多兵甲?别人都不敢,就他敢,那么该他承担责任的时候,却要把大家拖进去,这是否公平?”
独孤大石的话说得很有道理,让人无懈可击,自己惹祸却要大家一起背,所以独孤大石说得很对,就应该是自作自受。
但这番话和独孤明仁相比,独孤大石的境界却低了。
就算是豆卢博自己愚蠢惹了祸,但大家都是几十年的交情,焉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斩首,而独孤明仁主张大家一起救助豆卢博,却打动了众人的心,谁都有落难的时候,如果自己落难,不但没有人过问,还背后骂你自作自受,这种感觉谁都受不了。
窦元柱咳嗽两声道:“大石老弟,我们都知道豆卢博愚蠢,做了不可饶恕的蠢事,可大家都是几十年交情,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侯莫陈森也道:“明仁说得对,关陇世家已经衰落了,豆卢家族更是案板上的鱼肉,如果我们不帮他,谁还会帮他?帮他也是帮我们自己。”
长孙泰也接口道:“明仁,你牵头吧!我们支持你。”
独孤大石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想解释几句,但他又担心越解释越糟糕,他心中暗暗懊悔,早知道他今天就不该来,这里是明仁的府宅,他跑来不就自取其辱吗?
独孤明仁不理睬他,命人拿来纸笔,当场写了一封求情信,豆卢博虽然涉罪极大,但恳请晋王殿下看在他是被人所误,并非出于本心的份上,饶豆卢博一死。
写完后,他第一个签署自己的大名,紧接着是窦元柱签名,然后长孙泰,侯莫陈森、赵关山、达奚宽等等,大家接而连三地签名了。
独孤大石坐在一旁,签也不是,不签也不是,异常尴尬,众人都签了名,窦元柱笑道:“大石老弟,大家都签了,你要不要也来表个态?”
独孤大石站起身,冷冷道:“我的态度很明白,他自己惹的祸就应该自己去承担,我不会替他求情,告辞了!”
他转身怒气冲冲走了,众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达奚宽淡淡道:“作为一个家主,他是否合格,我不敢妄言,但作为关陇世家领袖,他确实不合格!”
……..
独孤明仁回朝廷了,众人各自散去,赵关山和达奚宽坐在一辆马车上,其实赵家混得还不错,赵关山的儿子赵腾蛟和郭宋有旧,现任河洮都督,率一万军队驻扎河州和洮州,防御吐蕃,赵腾蛟也是关陇世家在晋军中唯一的将军级大将。
赵氏家族和达奚家族都是属于独孤派系,交情十分深厚,两人坐上马车,童子给他们上了热茶。
“今天独孤大石表现得很失态啊!”
赵关山喝了热茶笑道:“我没想到贤弟居然要明仁牵头,这一刀太狠,直接把独孤大石架空了?”
达奚宽淡淡道:“这能怪别人吗?为什么大家不去家主府商议,却要来明仁的府宅商议,这不就明摆着他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吗?谁都不傻,连豆卢博都不傻,他为什么不给独孤大石写信,而给明仁写信,这还不说明问题?”
“恐怕独孤大石不是这样想的,他会迁怒明仁,认为明仁在抢他的家主之位,认为明仁喧宾夺主,才使我们不把他放在眼里。”
达奚宽冷笑一声道:“他怎么想是他的事情,我有自己的原则,我不会理睬他。”
“但他毕竟是独孤家主啊!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达奚宽摇摇头,“老赵,你究竟是在装傻还是没有看透问题的本质?”
“我确实没有看透,究竟是怎么回事?”
达奚宽微微叹息一声道:“这个独孤大石是个顽固的保皇派,不识时务,大家都看透了他这一点,都在和他保持距离,跟着他一起混,搞不好就是当年元家的灭族之灾。”
赵关山半晌道:“我明白了,多谢兄长及时提醒!”
……..
当天下午,独孤明仁把众人的陈情书放在郭宋的案桌上。
郭宋看了看陈情书,笑问道:“你们家主怎么没有在上面签名?”
独孤明仁摇摇头,“启禀殿下,他认为豆卢家主是自作自受,他反对给豆卢博说情,所以他坚决不肯签名。”
“其实独孤大石说得也没错,豆卢博确实是自作自受,他想把五千套兵甲的责任推给元卫,事实真是这样吗?我看未必。”
郭宋又笑着问道独孤明仁道:“独孤家还有兵甲吗?”
“有的,但是不多,只有一百二十套,而且大多不是普通盔甲,是先祖留下来的纪念品,普通盔甲上次都捐给了晋军。”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其他家族呢?”郭宋又问道。
“多少都有一点,毕竟都是武将世家,但不会太多,最多也就两三百套,在允许的范围之类。”
郭宋在五年前颁布了一条命令,准许权贵世家可以少量拥有兵甲,但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向各州兵曹司申请,且得到批准;其次最高数量不得不超过三百套,而且所有拥有兵甲的世家都要向兵曹司备案,如果没有得到批准而私自拥有,那就是藏匿禁品罪,超过十套要流放三千里,而超过五十套就要处死。
这条禁令一下,很多世家都纷纷上缴兵甲,像从前灵州七大家族都全部上缴了兵甲,官府成立民团,盔甲兵器由民团兵器库管理。
只有武将世家才纷纷向各州兵曹申请,迄今为止,各地官府一共批准了四十三家可以拥有少量兵甲,其中一半都是关陇世家。
“殿下,豆卢博能否适当宽恕一点点?”独孤明仁又问道。
事实上,郭宋就是在利用豆卢家族的案子提升独孤明仁的威望,希望这个案子结束后,独孤明仁能成为事实上的关陇领袖,郭宋是独孤明仁的妹夫,独孤明仁自然会全力支持郭宋上位。
郭宋沉思片刻道:“我原本考虑将豆卢博流放岭南五年,既然你们求情,那我可以重罪轻罚,判他失察之罪,罚银一万两,在家思过三年,其他罪责只能由他儿子来承担了,豆卢宝武和元卫同罪,你们不要再替他说情了。”
独孤明仁大喜,连忙躬身道:“感谢殿下宽宏大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